陶庵梦忆

“你的人生自由了”

【枫樱/殢师/皇悦】醍醐灌顶 (壹)

  ★想到哪写到哪的沙雕文!
        ☆很大一部分私心是想把自己速飞台湾大展的充实三天写出来
        ★大陆人是不能在台湾扯证的但是文学虚构嘛!
        ☆目前为止确定带殢师枫樱皇悦玩!其它的随机掉落,本章有殢师,枫樱,皇悦和一句话日月

       
无衣师尹和殢无伤是八月来台湾的,是台湾很热的时候。殢无伤牵着无衣的手往外走,他们拖着行李箱走到接待区时已经有人接应了,无衣的昔日同窗枫岫主人和他前不久刚领证爱人拂樱斋主。这仓促的来去特地没有通知撒手慈悲。

  

无衣师尹是个老师,大学老师。苦境联大教政治的,手下带出一批又一批的正道栋梁,桃李满天下。十三年前收了四个研究生一路带到博士后,现在个个在外闯荡。撒手慈悲继承他的衣钵也做了人民教师,现在在台政教书,教对外关系。

  

枫岫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笑眯眯的等他俩过来,一点也没有帮手的意思。拂樱默默的在一边看line的消息,眼皮也没抬一下。无衣和殢无伤轻装出阵,因为只签了三天的停留期,时间一长,身处文山区的撒手慈悲迟早找上门,到时候不免又是一番夹道欢迎捧花高歌顺便找来舞蹈院学生跳个舞的夸张场面。

  

直白的说,他俩是来台扯证的。无衣是教授平常倒忙不忙的,但殢无伤就不一样了。殢无伤生在红色世家,祖上三代要不就是当兵的要不就是做干部的。小时候跟着在军区大院长大,现在是个武警官兵,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最少有三百四十天无休,唯一好处是能天天回家。确定关系已经有七年了,别人都是七年之痒,他们是七年扯证。

  

等他俩走到跟前,枫岫才笑眯眯的说:“来啦,走吧。”拂樱朝他们点点头道:“你们好,我叫拂樱。我还有些急事,抱歉失陪。”说完便跟枫岫交代几句急匆匆的跑到外边钻进一辆黑色轿车里绝尘而去。

  

无衣有些好奇,一边跟着枫岫慢悠悠的走,一边问他:“你爱人做什么这么急?”枫岫看了他一眼,神秘兮兮的笑道:“回头悄悄告诉你。”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两张捷运卡递过去,无衣伸手拿了,上面印着最近大热的少女动画《pink pink》的萝莉角色。

  

无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枫岫解释道:“拂樱给的,别看我,我的也是。”说着捞出一张卡面上是紫马卡龙色的萝莉角色捷运卡给他看。其实这个动画也有其他体型的角色,其中深意嘛,只可会意不可言传。

  

“给你们定的神o大饭店,那边是老商业区,离市中近,旁边就有一家好吃又便宜的广式早茶,捷运就在五十米处。”枫岫又指着捷运地图说:“忠孝信义站,三号出口出去右拐就到。”

  

无衣和殢无伤谢过就去了,枫岫又坐着捷运转了两条线去士林夜市给拂樱带炭烤章鱼。拿着纸袋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枫岫掏钥匙进门开了灯。拂樱还没回家,枫岫就先把章鱼温在保温桶里,关好门进书房开始写拖欠已久文稿。

  

“滴滴滴!”右下角的QQ消息闪了闪,枫岫点开一看,原来是苦境文联的谈会长,谈会长简单交代了一下,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三要求枫岫一定要在死线之前交稿。枫岫和谈无欲照常打了两轮老年太极之后,谈无欲对着枫岫使出了致命一击。

  

“尚风悦明天到台湾,我让他顺便来看看你。”谈无欲发出这句话时,嘴角不由得的翘起,素还真端着奶茶走进来笑着问他:“什么事这么开心?”“惩治了一下某个不省心的懒惰虫。”说完还有点小小的骄傲在里头。

  

枫岫顿时面如黄纸,把橙色的唇膏显得更红了。尚风悦,自号极道先生,是个八百年可遇不可求的富二代。早年与枫岫拂樱在同一所大学进修,人没架子又喜交友,三人结下深厚友谊,毕业后也时常联系着。后来他体恤民间疾苦,跑到苦境文联应聘编辑,谈无欲本来想着拒绝他,但还是看在诗意天城控股的面子上,给了个实习责编的职位。

  

结果当天正好分派的人员出了差错,把尚风悦分成了枫岫的临时责编。谈无欲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赶紧叫来尚风悦说:“这个作者啊,有点难相处。你尽力而为吧?”尚风悦一开折扇,气宇轩昂回答道:“我是极道先生,不是凡夫俗子。”于是极道先生绝尘而去,当天压着死线带回著名拖死线作者枫岫主人的万字文稿。

  

谈无欲大腿一拍,尚风悦就成了枫岫的责编。好友重聚本是乐事,但好友是自己责编,还能和爱人唱起双簧一红一白轮着催稿,这就不太快乐了。

  

著名作家枫岫主人暗自神伤,心中生出的苦闷之情又谁能知。正在伤春悲秋,捧心望月之时,拂樱开了门进来看着他敲满字的电脑屏幕满意的点点头,又伸手把房间里的灯开亮。

  

“这么黑着写你早晚变成瞎子吧!”此时的拂樱头顶黑绿挑染的头发,眼下贴着定制纹身贴,一副邪气缠身的模样。枫岫取下眼镜笑笑,站起来帮拂樱撕掉脸上的纹身贴抱住他问:“好友啊,又给染回来啦?叫你不要去染发,你看现在多麻烦。哎呀我真是心疼你这头发呀——”

  

拂樱在他怀里哼了一声才道:“我怕吓着小免,谁管你。”说罢又推推他,“明天小悦要来,我去接机,你带你师兄他们去民政局。”说完挽起头发转身进了浴室。拂樱出来的时候枫岫卡着时间写完了文稿,自觉的给谈会长发了过去。拂樱看到噗嗤一笑,今夜无事发生。

  

尚风悦只提了几件衣服和证件过来,他坐在松山机场小小的大厅里划着手机。几个月前他跑到苦境文联应聘其实是为了躲醉饮黄龙。醉饮黄龙这个人太直白了,直白得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明明看见他脸都红了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告白的情话,他原本想在谈无欲那避避,结果没想到天刀笑剑钝都找上门来了。

  

他请了假揣了早就准备好的通行证和许可证,订了国泰航空最早一班的飞机直飞台北松山机场。肚子有点饿了,尚风悦提着箱子走进机场的手信坊,买了点吃的。刚吃完拂樱就到了,他拍拍尚风悦的肩笑道:“我和枫岫都听说了,醉饮黄龙居然能忍这么多年才告白。”

  

“唉,”尚风悦叹一口气“别说了,我就为这事儿来台湾避避,你们可得收留我啊。我身上还有任务呢,枫岫的稿子写完没有?”拂樱给他买了15天的中华电信电话卡,边走边说:“这不昨天晚上才给了谈无欲吗?”尚风悦一脸诧异,有些不确定的问:“真交了?死线之前?”

  

“真交了,死线之前。”拂樱肯定的回答。

是枫樱衍生的婚服
枫岫cn:萧斓羽
拂樱cn:梦子
素还真cn:沈琚衍
我素还真在线宣布枫樱🔒了

大展返图,谈谈,其实拍的时候非常私心日月了

大展返图,素素
1641850211←欢迎大家来我qq空间看大展返图,lof这边放的都是挑过的

大展的两张我觉得我拍的很好的宝贝无衣,分享给大家❤

毛道快乐漫展一日游

👏妙啊

丢你光母:

  *皮一下
        *厕所读物
        *期待光毛撕我,想获得快乐源泉,嘻嘻
  
  这天,一个毛道粉在漫展闲逛。
  
  她背着○音热门39.9包邮的二刺螈帆布背包,挂着○宝9.9定制图案的挂件,印着○圈大大被毛道“借鉴”的同人吧唧,美滋滋地左顾右盼。
  
  迎面见一剑○三展位,其中人头攒动,毛道粉见一白衣抱琴的coser,冲上去道:“你cos蓝○机为什么不戴抹额?这就是你对待原作的态度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原作?”
  
  coser尴尬地回答:“我cos的是剑○三的长○门的成男。”
  
  “什么?剑○三?这是什么名字都没听说过的野鸡作品?能跟我们毛道比?你们展位有人都是因为蹭我们毛道的热度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coser不愿理毛道粉,转头对身旁一粉衣小姐姐说:“秀秀,我们走吧。”
  
  “秀秀?这是我们铜香墨臭的昵称好不好,你们给自己加什么戏?”毛道粉说的头头是道,把两个coser怼得哑口无言,自觉理亏,默默走掉了。
  
  毛道粉得意洋洋,走进剑○三展位,不屑一顾地看着,忽见一玩家正体验云梦幽泽的任务,看了看便道:“这垃圾游戏策划一定是看了我们毛道祖师,抄袭的场景!这里分明就是我魏○羡和江○童年玩过的地方啊!”
  
  毛道粉又去逛了隔壁○刀展位,总结道:“这种三十八线野鸡游戏就是戏多,都是抄袭我们我们毛道的,太垃圾了!”
  
  说罢点开手机,翻出毛圈大大用○刀的明月○涯和剑○三的编辑器做的毛道视频美滋滋地刷了起来。
  
  “真香。”
  
  *
  继续往前走,便看到一汉服小姐姐正在吟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毛道粉对汉服小姐姐说:“你是道友吗?我听见你在说我们毛道的云深不知处。”
  
  “谁跟你是道友?我只是在念诗。”汉服小姐姐瞪视着毛道粉,“你们那所谓的云深不知处不是抄袭的吗?”
  
  “你在说什么啊?云深不知处只是古诗的句子而已!”
  
  “……”汉服小姐姐无言以对,默默走开了。
  
  “呵,就是看我们毛道火,所以来碰瓷的!”毛道粉趾高气昂地走开了。
  *
  她走到了一个角落,这里是霹○布袋戏的展位。
  
  “这个木偶人,真像我们花○,还有这个,一看就是蓝○机啊……”
  
  毛道粉高谈阔论之际,几个道友围了过来,对她说:“这里不欢迎你,你应该去看看哆啦○梦,时光机比较适合你。”
  
  “我也是道友啊!我也是霹○的书粉!两家撕逼,我也很痛心啊,确实有些人用毛道的名号撕逼,但那些都是黑粉!绝大多数还是理智粉的,臭臭她是无辜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你们臭臭大名鼎鼎,我们乡村小木偶戏可高攀不起,融○就直说吧能别这么不要脸吗?”
  
  “她只是借鉴了一下人设而已啊,她只是个安安静静写文的女生,她那么努力写文,你们太过分了,不能因为她靠借鉴写了几本书红了就嫉妒她!”
  
  随着他们的争执,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各圈的厨开始声讨她。
  
  毛道粉经受不住指责,红了眼眶:“就算她借鉴融梗又怎么样,我单纯喜欢书和角色!”
  
  说罢,她气冲冲地离开了。
  
  *
  “妙啊,这个舞台剧真是设计精妙,回味无穷,引人深思啊!”台上的戏落幕,观众席上掌声雷动。
  
  “对啊,尤其是毛道粉指责他人的那一段,真是掷地有声,头头是道,真是太有道理了!”
  
  “我觉得最后洗白臭臭那一段才是真的妙,让我都感动到落泪了,那霹○粉真是可恨,不就是借鉴了一下他们的东西吗?要是没有毛道,这种乡村小木偶戏会被人知道吗?借鉴的作品火也是因为臭臭有实力啊,一群贱黑!”
  
  坐在第一排的大粉们拍手称好:“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对对对就那个!”
  
  “就算她借鉴融梗又怎么样,我单纯喜欢书和角色!”
  
  “天秀”
——END——